梅姨根本不给舒晴开口的机会,“不行,这位舒大夫太年轻了,我信不过!”

   崔剑反问道:“医术的好坏,是不能从年龄上判断的。”

   “你要是这么比较的话,黄教授比舒大夫还要年轻,那按照你的理论,她恐怕也不够资格吧?”

   梅姨多多少少有些意外,没想到那位黄教授,竟然比面前的舒大夫还要年轻。

   没时间犹豫,她强硬道:“那能一样么?黄教授是从国外回来的,总之我信不过这个舒大夫!”

   崔剑耸肩,带着傲气道:“那就没办法了。”

   “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目前整个天州,能做这种手术的只有三个人。”

   “技术最好的,肯定是我们医院的黄院长,不过黄院长目前正在参加一个医学研讨会,根本不在天州。”

   “第二个是我,作为这一次外出交流的代表,我研究的方向就是这种颅内手术。”

   “但是很不凑巧,今天下飞机的时候,我把手腕扭伤了,短期内没有办法动刀。”

   说着,他举手示意了一下。

   手腕上的一截白色绷带,让梅姨的脸色变得有些凝重。

   蓬松空气感长发清纯美女唯美私房写真

   崔剑继续说,“当然,舒大夫也很优秀,是我亲自带出来的徒弟。”

   “以她的能力,完可以给病人主刀!”

   “病人的资料我刚才看过,情况紧急,现在多耽搁一分钟,等会就多一分危险,希望你们家属能尽快做出决定!”

   梅姨拳头攥紧,脸色铁青!

   请不来黄教授也就算了,眼下竟然要把手术交给这位崔主任的徒弟?

   这让她怎么放心?

   正犹豫着,病房门被人推开。

   马医生匆匆跑了出来,“院方的医生来了没有?病人的情况不太好!”

   舒晴也顾不上那么多,绕开梅姨道:“走,带我看看情况!”

   说心里话,刚才梅姨的一番针对和评价,让舒晴的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

   可是没办法,医者父母心。

   眼下的情况,她自然不会跟病人家属计较,更不可能袖手旁观。

   结果没成想,刚进病房就跟苏菲打了一个照面!

   两个女人同时愣住。

   气氛尴尬,谁也没说话。

   舒晴点头示意,带上听诊器,查看了一下体征。

   另一边,梅姨跟了进来。

   病房内安安静静。

   片刻之后,舒晴眉头皱紧。

   苏菲迫不及待的问,“情况怎么样?”

   舒晴摇头,“不乐观,必须尽快手术!”

   苏菲扭头,急切的问,“怎么样,黄教授联系好了么?”

   梅姨神色复杂道:“黄教授没时间,院方给咱们安排的主刀大夫就是她!”

   相比于刚才,梅姨的脸色已经有所缓和。

   这个舒大夫虽然年轻,可最起码还有医德。

   不像那个崔主任,连病房都没进,人就已经离开了!

   苏菲顾不上那么多,抓着人问,“舒晴,你有把握嘛?”

   梅姨诧异,“你们认识?”

   苏菲没回答,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舒晴。

   完预料不到的情况,有一天,她竟然也会求到舒晴的面前。

   舒晴看了看床头的病历卡,“这位是你的亲属?”

   苏菲抓着她的胳膊,“是我父亲,所以我希望你能跟我说实话!”

   舒晴脸色凝重,“我最多只有三成的把握!”

   苏菲放低身段道:“舒晴,如果以前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我愿意给你道歉,这次手术……”

   舒晴打断,“苏菲,是,我以前是嫉妒过你。”

   “不过后来我想明白了,赵东是我主动放弃的,要怪只能怪我自己有眼无珠,跟你没关系。”

   “所以你不用担心,我肯定不会拿我的职业操守来要挟你!”

   “不瞒你,这种手术很复杂,国内一直没有太好的手术方案。”

   “三成的把握,已经是我最大的能力!”

   “因为赵东的关系,我才会跟你说这些。”

   “当然,我说的也是实话!”

   苏菲失望之下,脸色也一阵苍白,“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舒晴想了想,“黄鹂,我听过她的演讲,也看过她的论文,这方面的手术,她确实是专家!”

   苏菲愣了一下,“黄鹂?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黄教授?”

   见舒晴点头,她抬脚就走。

   舒晴将人叫住,“等等,你去哪?”

   苏菲诧异,“不是你让我去找她么?”

   舒晴解释,“黄院长目前不在院里,神经外科是崔剑在负责!”

   “以他的性子,你觉着,他会让你见到黄鹂么?”

   苏菲慌了,“那怎么办?”

   舒晴犹豫了一下,“你跟我来,我有办法带你去见黄鹂。”

   “不过她会不会答应帮你手术,我也不敢保证,只能看你的运气了!”

   ……

   医生休息室内。

   黄鹂披着一条毛毯,整个人蜷缩在了沙发的角落里。

   似乎是做了噩梦,她的两条秀眉不时皱紧。

   梦中。

   战火纷飞,残肢遍地。

   一声炸响!

   爆炸过后的巨浪,将她瞬间掀飞!

   人被卷至半空,随后又重重跌落!

   眼看着香消玉殒的刹那,一道高大身影将她护住!

   同样的梦境,三年来不断在她的脑海里浮现。

   对望之下,那张模糊的脸庞也越来却清晰。

   就在即将伸手触碰的刹那,外面突然传来开门的响动!

   黄鹂瞬间惊醒!

   坐了大半天的飞机,时差还没倒过来,就要应付各级领导的招待。

   之所以睡着,也确实是太累了。

   可是没办法,因为那段特殊的经历,又让她比寻常人警觉,也更加的没有安感。

   因此,刚刚听见动静,黄鹂就已经坐起。

   门开,外面走进来两个女人。

   前面那个女人,黄鹂有点印象,神外科目前的主治大夫,没记错的话,应该叫舒晴。

   至于另一个女人,完陌生,不过长得很漂亮。

   尤其是气质,很出众,让同为女人的她都有些惊叹!

   收敛心思,黄鹂开口,“两位是来找我的?”

   人如其名,声音清脆,宛若啼鸣。

   舒晴接话,“不好意思,黄教授,打扰您休息了。”

   黄鹂端起水杯喝了口,“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苏菲补充道:“黄教授,是我拜托舒大夫帮的忙。”

   黄鹂诧异,“你找我?我们应该不认识吧?”

   苏菲解释,“是这样的,我想请你给我父亲主刀!”

   舒晴配合上前,把苏爸爸的病例递了过去。

   就在这时,身后有人开口,“不好意思,这台手术,黄教授是不会接的!”

   一句话,让苏菲愣在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