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恒升哼哼唧唧,只觉着小腹都拧到了一处,连带着肋骨的伤痛,疼的他满头冷汗。

   咳了咳,一口血沫从口鼻溢出,“警官……你们……看见了,他竟然……”

   赵东打断道:“王总,你可别冤枉我,是你让我动手的,在场的可都是证人!”

   梅姨听见赵东的辩解,一阵气结。

   真是蠢货,还是蠢得不可救药那种!

   苏菲一向聪明,怎么会看上这样的家伙?

   如果投机取巧就能摆平眼前的麻烦,那她何至于如此为难?

   难道他就不知道,任何的小聪明在绝对的权利面前,都只有被碾压的份儿!

   “少废话,有什么话回局里再说!”

   几个警察将赵东迅速制服,冰冷的手铐随即扣上,就连徐三和小五也都没能幸免。

   王恒升惨叫不断,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叫嚷,“妈的,疼死老子了,姓赵的,我他妈一定要让你把牢底坐穿!”

   梅姨彻底慌了神,她不担心赵东,只是怕这个家伙在里面说了不该说的话,再把苏家给牵涉进来。

   RUBY的室内风采极致迷人

   如今想保赵东是肯定不可能了,目前最紧要的,就是把苏菲从这件事里面撇清关系。

   就比如苏菲和赵东的关系,即使私下传的沸沸扬扬,她也不在乎,两人毕竟领了结婚证,如果事情真到了无法挽回的局面,把消息公布出去就是了。

   虽说有赵东这么一个上门女婿让苏家颜面无光,可总归让人挑不出错处。

   可今天这事不一样,苏家如今危机重重,一旦皇庭会所这件事把苏菲牵扯进去,数不清的脏水都会泼在苏菲身上,到时候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而且对方也肯定还有后招,她目前能想到的手段就是打官司,如果将这件事对簿公堂,不管胜败如何,对苏家都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而一旦苏家陷入这种旷日持久的官司当中,就会有无数的跳梁小丑出来作怪,这才是整件事最让她感到后怕的地方!

   可以这么说,今晚不管赵东有没有出现,不管她有没有过来救场,这件事势必都会把苏家牵连其中。

   而赵东的出现,只是加速了整件事的发展而已,让她连一个思考对策的时间都没有!

   不过梅姨来不及抱怨,她想要叮嘱赵东一些东西,可是又没有办法靠近。

   下楼的时候,她接连拨通了好几个电话,目的很简单,动用一切关系,尽量把这件事压下来。

   如果真有麻烦,让赵东一个人去扛,总之不能牵连到苏菲!

   结果不出意料,锦上添花的人有,雪中送炭的完看不见。

   十几通电话打下来,对方要么关机,要么推诿,要么直接婉拒,更有人落井下石,提出了一些让她面红耳赤的无理要求!

   求来求去,最后竟然没有半点结果。

   梅姨先是心灰意冷,又强自打起精神。

   ……

   皇庭会所的停车场上,无关人等早就远远躲开。

   警灯的闪烁下,王恒升虽然模样狼狈,不过眼中的得意却不加掩饰。

   梅姨为了拖延时间,再次提出了跟赵东谈话的请求,不出意外的被拒绝了。

   她焦急跺脚,眼看着一行人就要被推上警车,总算看见大门口走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人掏出证件,直接言明道:“请稍等一下,我是苏氏集团的法律顾问,也是赵东先生的代理律师!”

   经过一番交涉,律师来到梅姨的身边,叮嘱道:“只有三分钟,尽快。”

   梅姨点了点头,然后带着赵东来到一旁。

   时间有限,她语速也稍快,张嘴便开门见山,“我知道,今天晚上这件事不能怪你,不过你必须配合我。”

   赵东点点头,示意她继续。

   “今天这件事,你必须一口咬定,跟苏菲没有任何的关系,如果有什么罪责,我希望你能一力承担下来!”

   尽管心中有了一定的心里准备,也猜到了她的目的,不过亲耳听见这些话,赵东的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他今天晚上之所以卷进这桩麻烦当中,完是为了苏菲,为了苏家。

   要不是他及时赶到,苏家哪还有什么脸面?

   现在可倒好,梅姨为了保苏家,竟然要把他当成弃子?

   虽然没有梅姨的这番话,他也会这么做,不过现在把这些话听进去,却无比的刺耳。

   只觉着呼吸费力,比刚才的真刀真枪还要伤人!

   梅姨继续开出条件,“你放心,我会帮你找最好的律师辩护,尽力帮你脱罪!”

   见赵东沉默不语,她又说道:“当然,我是说如果,如果你没能脱罪,我也会帮你照顾家人!”

   怕赵东有什么后顾之忧,梅姨又补充道:“我知道,你的母亲目前还在术后恢复,只要你做到我说的,你母亲的康复费,包括后期的疗养费,我们苏家都会一力承担!”

   最后一句话,她语气认真道:“当然了,事后我也会给你一笔让你满意的赔偿!”

   赵东笑的有些荒唐,“听上去不错,可如果我拒绝呢?”

   梅姨脸色一变,“赵东,你别得寸进尺!我告诉你,如果这件事没有我帮忙,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到时候你什么也得不到!”

   赵东盯着她的眼角说,“梅姨,那我也告诉你一句话,今天我来这里是为了苏菲,跟你们苏家没有半毛钱关系,至于你们苏家的帮助,我不稀罕,也不需要!”

   见会错了意,梅姨有些歉疚,不过眼下没时间道歉,只能连忙解释道:“赵东,你听我说,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

   赵东直接打断:“梅姨,我自己的女人,我自己护着,就不劳您操心了!”

   梅姨气的不轻,你护着?你有什么本事护着?尤其是那句“我的女人”,让她想杀人的心都有!

   尽管心中腹诽不断,可是她却不敢把这些话说出口,生怕激怒对方。

   可是赵东根本不给她再次张嘴的机会,已经转身往回走去。

   梅姨追了几步,结果被律师拦下。

   她脸色灰白,一阵心力交瘁,苏家几十年的基业,难道就要毁在赵东这个小人物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