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丹略微慌乱,很快又恢复了正常,“王猛哥,快别开玩笑了,这么点小事,哪还用得着们?再说了,那人已经走了,刚才就见了一面,我不满意,就跟他直说了!”

   王猛懊恼,“那还真是可惜了,我还想着帮参谋一下呢。”

   李丹理了理耳边的头发,“那王猛哥,要是没事,我就……”

   赵东终于开口,适时打断道:“等会再走吧,我跟猛子闲着无聊,手痒了,想搓圈麻将,正好三缺一,留下凑个局。”

   李丹为难道:“可是公司那边……”

   王猛乐呵道:“怕什么,连东子都开口了,帮请个假还不是小问题?放心,算是公司应酬,工资正常,全勤和奖金照发,回头我跟人事打招呼!”

   李丹这才笑着应道:“好吧,那我就恭敬不入从命?”

   说着话,她理了理裙摆,压住裙角坐了下来,嘴上也一副娴熟口吻,“不过事先可说好,我打得不好,一会们可得手下留情,就我这点工资,真要是给我输光了,下个月我可就喝西北风了!”

   王猛哈哈一笑,“小丹妹子就是会开玩笑,这名牌皮包都背上了,还差这点小钱啊?”

   李丹委屈的嘟着嘴,“王猛哥,连也笑话我?我这可是省吃俭用省出来的,最近嫂子总给我安排相亲,我怎么都得装点一下门面啊!人家城里女孩的衣柜里可都是这种名牌包包,我这好不容易买了个打折的过时款,还要欺负我!”

   王猛连忙道歉,“哎呦哎呦,是我说错话了,放心放心,随便打,赢了算的,输了算东子的!”

   赵东笑骂,同时在桌下踢了王猛一脚道:“去大爷的,就会做好人?”

   小资文艺咖啡店长发美女伤感写真

   随着打闹,气氛也逐渐恢复了正常。

   说话的功夫,老板领路,把一行人领回了楼上的机麻包间,好巧不巧,正是李丹刚才退掉的那一间!

   李丹面色不变,找了位置重新坐好。

   有工作人员帮忙摆上干果和热茶,打开麻将机的同时又开启了房间里的换气扇,随着工作人员离开,包厢里重新恢复了安静,三个人各自就坐,进门的位置却空了一把椅子!

   王猛按动洗牌键,轰隆声中,麻将随之升起!

   李丹诧异道:“怎么就咱们三个人啊,这怎么打?”

   王猛笑了笑,“不着急,已经约好了,马上就到!”

   李丹也跟着笑了笑,却没有立刻接话,不知道为什么,她敏感的发觉了包厢里气氛不对,一双手掌抓住茶杯的同时慢慢攥紧!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敲门声,当当当!

   李丹吓了一跳,连暖手的茶杯都微微洒出少许,滚烫的热度,对她来说却好似没有了感知一般!

   王猛反问,“小丹,愣着干嘛啊?应该是人齐了,去开下门!”

   李丹点头,起身,来到门前缓缓吸了一口气,这才压在了门把手上。

   “吱呀”一声,包厢门打开,露出了站在门外的一张俏丽身影!

   李丹面色青红不定,盯着面前这个女人怔怔发呆,整个人也立在当场!

   直到对面率先开口,“怎么了,小丹,不请我进去嘛?”

   李丹这才反应过来,忙着让开身体道:“温芳姐,快请进!”

   说着话,她连忙给温芳让路。

   温芳笑盈盈的进门,脱掉外套的同时,嘴上也连连抱歉道:“不好意思,东哥,老王,刚才有点事耽搁了一下,来晚了!”

   王猛耸肩,“不晚,来的正好,快坐吧!”

   李丹那边站在门口,眼前是空荡荡的走廊,身后变幻莫测的局势,形式突变之下她已经来不及思考,摆在眼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此刻夺门而出,可这样就等于承认一切,也放下一切!要么现在回去,可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脸色变幻间,李丹念头急转,温芳是怎么出来的?王猛和赵东又怎么会恰好出现在这里?难道一切都是针对她在布局?

   如果真是这样,温芳等一下会不会当众揭穿她?如果温芳真的将一切摆在台面上,她又该怎么应对?对峙?还是主动承认一切?

   短短片刻,李丹思虑了很多,而包厢里的三个人谁都没有催她,下一刻,她终于鼓足了勇气,缓缓关上包厢门,人也来到麻将桌上坐下!

   王猛掏出烟盒,先是递给赵东一根,然后自己也跟着点上,“咱们玩多大的啊?要不,小丹,还是说吧,想玩多大,我们几个就陪着玩多大,看怎么样?”

   李丹仿佛听不出弦外之音,求助似得看向赵东,“东哥,王猛哥欺负我,还是说吧,说玩多大,我就陪们玩多大。”

   赵东笑了笑,“那行,看在于志的面子上,咱们就玩的小点吧,觉着怎么样?”

   李丹点头,“我听东哥的!”

   诡异的气氛中,牌局开始!

   牌局不大,有输有赢,片刻的功夫,李丹率先坐不住,主动问道:“温芳姐,今天公司没有事情要忙么,怎么出来了?”

   温芳端详着牌型,随意道:“怎么不忙?不过今天约了一个老朋友,想跟她谈谈心。”

   李丹笑着说,“哦,那跟她一定谈的很愉快吧,要不怎么会迟到呢?”

   温芳蹙眉,“别提了,我这个朋友迟到了,害我等了半天!”

   李丹试探的问,“那会生她的气么?”

   温芳打出一张牌,同时转头道:“那就要看看,她是迷路之后幡然醒悟,还是走错了路执迷不悟!”

   李丹笑着问,“温芳姐,怎么就知道她走的是一条错路呢?”

   温芳又问,“害我等了那么久,难道还不是错路?”

   李丹耸肩,“也许她有身不由己的苦衷呢?”

   温芳点头,再次打出一张牌道:“所以我说了,只要她幡然醒悟,主动跟我认错,我会原谅她的!”

   随着两人对视,包厢里短暂安静。

   诡异的气氛中,李丹无奈一笑,“温芳姐家境优越,从小没受过疾苦,就连说出来的话都格外的悲天悯人!什么是正确的路,什么是错误的路,来定夺么?”

   像是表态一般,她将牌型顺势推到,嘴上强硬道:“杠!”

   话音落下,李丹随手打出一张牌!

   王猛邪邪一笑,接话道:“李丹妹子,可真是打了一手臭牌啊,看,不好意思了,杠上炮,我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