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头顿时就心想,只怕,这个女人,才是自己应该求饶的对象。

   言安希看着地上跪着的光头,紧紧的攥着手,指甲都嵌入肉里面去了。

   她轻轻的开口:“我只想问一句话。”

   “您别说一句话了,就是十句话,我也回答!马上回答!”光头赶紧回答,“您问,您请问!”

   这样积极的态度,反而让言安希心里格外的不舒服。

   “是谁让抓医院的医生,还有护士的?那个人是谁?”

   光头一愣:“啊?什么?那几个人,是医院里的?”

   言安希眉尖一蹙:“难道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啊……不是我抓的。是……是有人把他们送到我这里来,让我看守着,然后,给了我一笔钱……”

   “谁把他们送过来的?男的女的?”言安希追问,“见过为首的那个人吗?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么!”

   光头摇了摇头:“不知道。”

   听到这里,慕迟曜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骑着单车的美少女青春洋溢

   光头顿时一个激灵,吓得不轻,赶紧说道:“不过,我能认出他来。他长什么样子我记得!”

   言安希一点都不相信:“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怎么可能!”

   “真的,他神神秘秘的,而且……毕竟是做这种事情,也不好光明正大的。这位太太,您心里要是有怀疑的人,您带我去见见,我保管能认出来!”

   光头一心只想着保住自己的命了,其余的,他哪里管得那么多。

   能将功赎罪最好!

   要是不可以,那坦白从宽,也能少受一点皮肉之苦。

   言安希听到光头这么说,咬了咬唇,抬头看着慕迟曜。

   她的意思很明显,带光头去见慕天烨,到底是不是,一切就能真相大白,水落石出了。

   慕迟曜的脸色,比刚刚更沉了。

   可是他的声音却是淡淡的,没有什么起伏:“带走。”

   “是,慕先生。”

   光头被拖走,结果却还在大叫:“我可以指认的,真的!们要相信我……”

   言安希蹙着眉尖,不明白慕迟曜为什么要让保镖把光头拖走。

   “慕迟曜,……”

   “回家。”他沉声的说,“天已经快要亮了。”

   这慕城的城郊,视野开阔,没有高楼大厦,已经能看到远处的天边,开始有亮光了。

   言安希下意识的往远处看去,的确……已经快要天亮了。

   “可是……”

   “没有可是。”慕迟曜环住她的腰,开始半推着她往车上走去,“先回家,一切,等回家再说。”

   言安希还想说什么,可是看到慕迟曜的脸色,顿时又把话给……咽下去了。

   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但是她很清楚,离真相,只有一步之遥了。

   只要把光头带到慕天烨面前去,让光头指认。是或者不是,就都有结果了。

   言安希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慕天烨就是幕后凶手。

   至于慕天烨还有没有其他的同伙,那就不得而知了。

   慕迟曜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却戛然而止,不继续追问下去,当机立断的把光头带到慕天烨面前去?

   是,天是快要亮了,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越快解开孩子流产的真相,不是越好吗?

   车子一路开得飞快,从城郊开回市区。

   白天里最繁华最热闹街道,这个时候,也空无一人,街道宽阔,越发显得空荡荡的。

   回到年华别墅,慕迟曜也是一个字都没有说。

   他的手依然还是放在言安希腰上,推着她,直接越过客厅,就要上楼。

   言安希一路上都没有说话,这下子终于还是忍不住了:“慕迟曜,到底是想干什么?为什么不继续下去?现在是想又把事情,都暂时搁置,这样拖延下去吗?”

   “不是。”

   “那现在就去啊!把那个光头,带到慕天烨面前,一切就都清楚了!”

   “他们已经去办了。”

   言安希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啊?什么?已经去了?”

   “……嗯。”

   “那我也要去!”

   “去干什么?”慕迟曜问,“好好的待在家里。”

   “我不去,怎么知道,慕天烨到底是不是……”

   她的话还没说完,慕迟曜已经打断了:“他们到时候,自然会来告诉我结果的。”

   “那,我和,都不用去现场吗?”

   “什么事都要我亲力亲为的话,那我养这些人,是用来吃饭的吗?”

   言安希……无话可说了。

   “上楼,该休息了。”慕迟曜说,“一晚上才睡了两三个小时的觉,要补回来。”

   “我……我睡不着。”

   “睡不着也得睡。”

   言安希一听,下意识的就抱住了楼梯护栏:“我不睡,我要在这里等结果!”

   慕迟曜看了她一眼:“结果出来了,他们会打电话给我的。”

   言安希一听,顿时在心里想,那她……就得一直跟着慕迟曜,寸步不离了。

   这样的话,才有可能第一时间,知道结果。

   慕天烨,到底是不是指使光头的那个人。

   只要有光头这个人证,再加上有段医生证实言安希没有打掉孩子,那么,接下来流产的真相,只要顺藤摸瓜,就很容易查出来了!

   就在言安希思考的时候,慕迟曜干脆把她整个人,都给扛了起来,强制性的把她带上楼去了。

   对付言安希,有时候还是得强硬一点,行动迅速一点。

   不然,他还得跟她软磨硬泡的,让她松开手,别抱着楼梯护栏不撒手,在这耽误时间。

   言安希被慕迟曜扛在肩膀上,头朝下,血液一下子逆流,脑袋都充血了。

   她又急又气:“慕迟曜,干什么!放我下来啊!这样我很晕!”

   他却加快了脚步,迅速的把她带回了主卧。

   言安希的双脚不停的乱踢,把慕迟曜的西装都给蹭脏了。

   他也不在意,只是说了一句:“再踢,我就打屁股。”

   言安希都惊呆了,他……他怎么可以说这种话!

   不过慕迟曜的这句话,效果是显著的,言安希一下子就不敢再踢了。

   慕迟曜直接把她扛到了床边,本来是真想直接把她给扔下去的。

   可是,还是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