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反派今天也很乖最新章节!

   封赤海强行冷酷无情,强行杀鸡儆猴。

   繁星还能怎么样呢?

   还不是说啥就是啥呗。

   懂了懂了。

   是的是的,我星星崽永远都是的。

   这敷衍的态度,让封赤海觉得很没有成就感。

   “这是在敷衍我?”封赤海神情不愉。

   繁星立即认认真真看他,直视着他,对这磨人的小妖精道:“才没有,我超认真的。”

   封赤海:“……”是吗?

   他有点将信将疑。

   小崽子委屈巴巴的眨巴眨巴着眼睛,一副戏精上身的小模样。

  
古风少女吴艺_Whitley十里琅珰养眼百合写真

   “不要吓人家鸭。”

   “人家会害怕的。”

   人家害怕,就会一直待在身边,不会被别人染指的。

   封赤海:“……”

   明明她表现得这么配合,可他还是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总感觉怪怪的,仿佛被迫参与了什么奇奇怪怪的话本……

   “好生说话。”

   别这么一副黏黏糊糊的样子,一点都不庄重,若是被人看到的话,成何体统?

   太子殿下觉得自己可真是个正经人。

   *

   大皇子一死,整个京城都开始陷入诡异的寂静中。

   没有人再敢轻举妄动。

   因为他们隐约觉察到了危险的气息,总觉得即将有暴风雨席卷而来。

   果不其然。

   自打大皇子“意外”身故,就陆陆续续有朝中大臣以各种形式的意外,要么死,要么伤。

   若是再观察的仔细一点,就能发现,那些朝中大臣之前多半是太子殿下手底下的势力。且在近段时日以来,呈骑墙之势,左右摇摆,想着另投明主。

   这个发现,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这是不是说明,太子殿下他……

   回来了?

   就在所有人都纷纷揣测的时候,皇宫内。

   御书房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打砸之声。

   皇后娘娘走到御书房门口,就被守在门口的太监总管拦住。

   总管小心翼翼劝说道:“娘娘现在,怕是不宜见陛下。”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太监总管压低声音道:“太子殿下,只怕是平安无事回来了。”

   此言一出,皇后立即脸色一白。

   那个逆子羽翼未丰之时,陛下倒是对他极为宠爱,母凭子贵,她也盛宠不衰。

   可自从他的聪慧渐渐威胁到了陛下的地位,陛下对她,便一日不如一日。

   每每被那逆子压了一头,变到她跟前破口大骂,怨怪她生了这么个妖孽出来。

   可是……这能怪她么?

   谁都想生个聪明孩子,可她也没想到自己竟然生下来一个智多近妖,而且冷血无情的怪物!

   为了稳固自己在陛下身边的地位,她只能靠打压儿子。

   这说出去都让人觉得荒谬,可是她能有什么办法?

   后宫女子,唯一安身立命的本钱,就是帝王的宠爱。

   皇帝在御书房里发疯,她还是不去触那个霉头好了。

   平日里看在她是皇后的份上,陛下还会给他几分薄面。可是事关那个逆子,陛下只会将所有怒火发泄在她身上,指着她的鼻子臭骂。

   “本宫带过来的汤水,送进去给陛下喝了,本宫自己便不进去了。”

   皇后说完,迅速走人。

   太监总管将汤送进去。

   转眼,御书房里就传来瓷片砸破的声音。

   “朕需要她假惺惺送这么些东西做甚?若不是她生出来的好儿子,朕至于这么头疼吗?”

   太监总管什么都不敢说。

   只是觉得这事吧,也不能怪皇后娘娘。

   毕竟太子殿下身上的血脉,也有您的一半不是?

   “说,朕要不要……”皇帝欲言又止,神情中流露出丝丝杀意。

   那个逆子现在肯定就在京城中,不惜一切代价将他绞杀,这样有没有可能?

   太监总管心中一惊,“陛下,还请三思。”

   太子殿下那就是一匹野狼。

   若是能一击致命,那还好。

   若是没能一次杀了他,他反过来弑父杀君也不一定!

   皇帝冷静下来后,终究还是打消了那个危险的念头。

   其实说到底,他也怕死。

   *

   封赤海等了好几日。

   都没有等到京城中有什么大动作。

   说实话,他心中还真是有些失望呢。

   原本以为,他的父皇是个枭雄。

   会借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想尽一切办法,派出所有死士暗卫,也一定要除掉他。

   结果……

   竟然只是个狗熊而已。

   完不敢铤而走险。

   这可真是个好机会啊。

   毕竟现在他还处在失踪状态,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下落,就算皇帝不择手段杀子,也不会留下任何证据,授人以柄。

   若是等他回朝,为了不被言官记下嫉妒自己儿子的恶名,皇帝便只能咬牙切齿捧着他。

   失望。

   这么好的机会,竟然都不对他下手。

   他都已经做好弑父的准备了。

   *

   朝臣接二连三出事,整个朝野上下人心惶惶。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日上朝时,城门令急匆匆来报——

   “太子殿下已至城门口。”

   坐在龙椅之上的皇帝整张脸都在抽搐,好半晌才勉强憋出一个笑脸来。

   但是笑得比哭还难看,甚至还有点狰狞。

   “是吗?那可真是天佑我儿!诸位爱卿,不如随朕一起,前往城门迎接吾儿!”

   逆子!这个逆子!

   他怎么就不死在外面啊?

   这世上最憋屈的事情是什么?

   还不就是明明心里恨得要死,却还不得不装出一副极为高兴的样子。

   “父皇,别来无恙。”封赤海微微笑着道。

   *

   安国公府内。

   公孙吉趴在榻上,跟繁星打商量。

   “看在咱们相识这么久的份儿上,妹妹,哥哥求一件事如何?”

   公孙吉不愧是公孙吉,晃眼之间已经开始跟繁星攀亲戚关系。

   “什么事鸭?”

   看在公孙吉因为自己挨了八鞭子的份上,星星崽勉为其难的把他划入自己人范围。

   只要是自己人,就一切都好商量。

   “如果太子殿下想让我去东宫当太监,能不能在殿下面前,为哥哥美言几句?”

   公孙吉至今念念不忘,封赤海想要让他去东宫当太监的事情。

   毕竟他是如此的善解人意,这世上只怕再找不到比他还适合留须拍马的人了。

   上位者身边,的确需要像他这么一个妙人儿。

   但是。

   断子绝孙当太监还是太惨了些……

   嘤,他害怕那一刀。

   “想……当太监里最大的那个?”要不然,为什么要美言几句?

   当然是因为想走后门,当太监头头吧?

   公孙吉连忙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不不,我不是,我没有,误会了!”

   鬼才想当那个太监头头。

   再怎么给人家当头头,不也还是个太监吗?

   “哥哥不想当太监,懂吗?哥哥要是当太监的话,花楼里不知有多少花娘会伤心欲绝的!”

   繁星瞧公孙吉一副悲痛欲绝的神情。

   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那行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