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井然笑了:“那我还撒让你听听吧,好让你有那么一点心理准备。”

   顾炎彬密切的关注着对面的情况,对傅井然的话,根本嗤之以鼻,没有放在心里。

   傅井然却说了:“厉衍瑾的那个未婚妻,叫什么乔静唯来着,是这个名字吧?就是跳楼自杀未遂的那个女人。”

   “她?她怎么了?你还真有闲功夫,竟然查到她身上去了。”

   “我这不是闲功夫,她乔静唯也不是什么闲人。据我查了这么久,好像,你和乔静唯,曾经来往密切啊”

   顾炎彬心里一沉:“你在说什么?”

   “来往那么密切了,可是你和她的表面上,却还保持着生疏。所以啊,你们是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才会私下联络,表面陌生?”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可以不承认,没关系。”傅井然笑着说,“等我查出来了,就好了。”

   “你没有这个机会查出来了!今天,你要不就死在我的手里,要不,就是同归于尽!”

   “我的枪顶着你的太阳穴,你还敢这么嚣张啊”

   此刻,对面。

   唯美女孩初春户外唯美写真

   电话接通,慕迟曜的声音响起:“喂?”

   “慕先生,情况有变。”

   “说。”

   慕迟曜接起电话的同时,按下了免提,厉衍瑾也在一边听着。

   “顾炎彬被傅井然挟持了。”保镖说道,“现在顾炎彬成为了他手里的人质,我们不敢轻举妄动。”

   “怎么回事?怎么会变成这样?”

   “具体情况我们不太清楚,顾炎彬坐的那辆车,一直都开得飞快,我们没有追上。我们赶到的时候,看见他的车和傅井然所坐的车相撞了,车头撞车尾。”

   慕迟曜和厉衍瑾对视一眼。

   随后,慕迟曜说道:“静观其变,不要轻举妄动。万一傅井然真的撕票事情就闹大了。”

   “是,慕先生。”

   “顾炎彬怎么会落到傅井然手里去”厉衍瑾说,“他就这么的没用?”

   “可能是求胜心切,反而被傅井然摆了一道。”

   “等等看吧。”厉衍瑾又说,“不过,傅井然逃走的概率,很大了。”

   “也不一定。”

   得到指示的保镖,把慕先生的话传达了下去,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了。

   顾炎彬却是急得不行:“你们还杵着干什么?傅井然就在眼前啊!就在眼前!”

   这么好的机会!

   “顾先生。”为首的人说道,“我们会保证你的安,也会以你的安为首要前提,保护好你,不会随意轻举妄动的。”

   顾炎彬气得不轻。

   傅井然笑了:“听到没有?我这一招,还是很有效的。顾炎彬啊顾炎彬,跟我斗,你还真的,太嫩了一点。”

   “你不就是凭借一把枪吗?”

   “最关键的时候,凭借的就是这么一件小玩意儿。今天,我就当给你上了一课吧。”

   说着,傅井然就让勒着顾炎彬的脖子,开始步步的往后退。

   不管怎么退,傅井然的枪始终都牢牢的顶着顾炎彬的太阳穴。

   这可不能让他跑了,逃脱了。

   顾炎彬要是逃了,这局面,又会发生变化了。

   傅井然步步后退,最后退回到了自己的大本营,身后都是他的人了。

   而对面的人,也开始步步紧逼。

   傅井然退一步,他们就进一步。

   顾炎彬真的自己不管怎么说,对面的人都是不会听他的了。

   这一次,他还是鲁莽了,没有好好的计划。

   如果有下次!他一定要做好万的准备!至少,要安插大部分自己的人!“等会儿我走了,放了你,你就要好好的休养一下,毕竟这腿,要是瘸了,走路就不好看了。”傅井然说,“我会查出来,你到底做了什么事的,顾炎彬,乔静唯是一个很好

   的突破口。你心不心虚?”

   “你这话说的也太狂妄了,什么叫你走了,然后放了我?你走得掉吗?一旦放了我,你还有机会逃走吗?你不觉得,这么的矛盾吗?”

   傅井然笑了笑:“等会儿啊,就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的看清楚了。”

   顾炎彬冷哼一声。

   如果他这个时候能看到傅井然的话,就会发现傅井然的唇色,已经是十分的苍白了。

   对峙了没多久,对面的人,开始喊话。

   结果一句话都还没说完,就被傅井然给怼了回去:“少说些没用的,我不会听,都给我闭嘴,吵死了!”

   他说完没多久,天空中,忽然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

   这是

   直升机的声音!

   所有人都抬头往上空看去。

   除了顾炎彬,根本动弹不得,双手双腿都被困住,太阳穴还顶着一把枪。

   为什么这个时候,会有直升机的声音?

   怎么回事?

   顾炎彬心里一慌。

   而傅井然的笑声,已经响起来了:“顾炎彬啊,好好的看着,我是怎么逃掉的。就凭你,想要抓到我的话,那么,还太嫩了一点。”

   “你直升机是来接你的?”

   “不然呢?”傅井然反问,“难道还是来接你的吗?要不,你和我这么相识相杀的话,就跟我一起走吧。”

   “呸!傅井然,你要么就现在一枪毙了我。不然,总有机会,让你死在我手里的!”

   “等有那么一天的时候,再说吧。”

   直升机不仅带来了轰隆隆的响声,而且,越是靠近,就越是刮起一阵巨大的风,吹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没多久,直升机就在傅井然头顶,开始不停的盘旋了。

   傅井然抬头望了一眼,笑了。

   顾炎彬这个时候也已经预感到,想要抓住傅井然的话,已经是难如登天了。

   直升机一开走,傅井然很快就会隐匿到新的地方。

   再找到他,又是需要花费一番很大的功夫。

   之前顾炎彬还特意去找迟曜,质问他是不是没有尽力的去搜查傅井然。

   结果,现在找到人了,他却这么的没用,让傅井然逃了!

   夜色沉沉,但是无数的手电筒,将这一片照得透亮。傅井然得意一笑:“顾炎彬啊,来日再见了,我希望,有那么一天,是我去找你。”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