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差了?

   不可能差。

   你哥哥,是不得不优秀。

   而你,是有很多选择的。”

   “可是,我不想跟哥哥拉开太大的距离。”

   慕念安这句话,再一次的撩拨着慕以言的心弦。

   如果不是明天要高考,这一瓶红酒,他现在可能就能一个人喝完了。

   干干净净,一滴不剩。

   慕迟曜的眼神里,有着欣慰:“总之,你开心就好。

   爸只是怕,你压力太大了,总是想让自己更优秀一点,反而会起反作用。”

   “不。”

   慕念安摇摇头,“追逐着哥哥的脚步,我觉得很快乐。”

   时尚美女清纯气质街拍图片

   “看来,慕以言对你的影响,很大啊。”

   “嗯,我都很骄傲,我有一个这么棒的哥哥。”

   慕迟曜的眼神里,慢慢的有了欣慰。

   虽然,慕念安不是他亲生的。

   而且,女儿跟父亲之间,不太沟通的话,总是会有一点隔阂。

   但,这么多年,慕迟曜对这个女儿,还是有怜爱的。

   哪怕,他心里非常的清楚,跟明镜似的,深刻的记得,慕念安只是收养的孩子。

   但他视同亲生。

   如果,不触及到底线,不伤害到慕家的话,慕迟曜是会无条件的包容着女儿。

   言安希说道:“你们父女俩,倒是聊的开心了。

   看看以言,还说抿两口,等会儿,他都要再次倒酒了。”

   “不会的。”

   慕以言说道,“妈,我有分寸。”

   “还是要稳住啊,高考不能马虎。

   你在厚德学院读了十来年的书,从幼儿园到高三,现在是你为母校争光的时候了。”

   言安希笑,“还等着你,成为幕城的高考状元呢。”

   慕以言也笑了:“状元……我尽力。”

   慕念安端起酒杯:“我相信,哥哥肯定是幕城第一名的。”

   他看了她一眼。

   慕念安的眼里,是崇拜,是尊重,是欣赏。

   他碰了碰她的酒杯:“我也很欣慰,我有一个这样优秀的妹妹。”

   这一顿饭,吃了一个半小时。

   ………连续两天,紧张的高考。

   慕念安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书桌,看着窗户,都会在心里,默默的为慕以言加油。

   考完最后一堂考试,慕以言交了卷,走出了考场。

   刚出教学楼,他就看到了林以风。

   两个人相视一笑。

   “怎么样?”

   林以风问道,“题目还算简单吗?”

   “还行。”

   “那就好。

   可以好好的,彻底放松一下了。”

   他拍着慕以言的肩膀,“你最想做什么?”

   “我?”

   “对啊。”

   慕以言说道:“我说做什么,你就陪我去做什么吗?”

   林以风点点头:“当了,我什么时候怂过怕过啊!说,你想干什么?

   我今天啊,绝对,绝对奉陪到底。”

   “喝酒。”

   慕以言说,“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

   “对。”

   “成!”

   林以风高声的应道,“喝酒!走!”

   厚德学院里,交了卷,从考场里走出来的人,都在欢呼,都在释放自己的情绪。

   慕以言和林以风,肩并着肩,走出厚德学院。

   只是……“哎,那不是你妹妹嘛?”

   林以风眼尖,很快就发现了慕念安的身影,“她在等你?”

   慕以言皱眉,抬头看去,还真的看到了慕念安。

   慕念安见自己被发现,慢吞吞的,从人群里走出来:“哥,以风哥。”

   “小姑娘,眼看着慢慢的越来越漂亮……啊!”

   林以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慕以言直接给踩了一脚。

   这一脚很重。

   他痛得跳脚。

   “说话注意分寸。”

   慕以言冷着一张脸,“这是我妹妹,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女生,也是你能够调戏的?”

   “我开个玩笑都不行吗?

   高考完了,我高兴啊……”“不能。”

   “行行行,你是大佬。

   你说不行,那就不行吧。”

   林以风放下脚,看着慕念安,“你别怪我啊!我刚刚就是嘴快。”

   慕念安摇摇头:“嗯。

   没事的,以风哥,我知道你是开玩笑,我没往心里去。

   更何况,你在夸我越来越好看,女大十八变,我也高兴呢。”

   “是啊,你能这么想就丢了,真是一个聪明的丫头。”

   林以风很是满意,“怪不得那么的招贺礼彬喜欢,他可真的是有眼光……啊!”

   林以风再次的,被慕以言狠狠的踩了一脚。

   他被踩得都快要怀疑人生了。

   “慕以言!”

   他说道,“怎么了,我有说错了什么?”

   “你最好别说话。”

   慕以言冷着一张脸,“说多错多,没个正经。”

   “我是在实话实说啊,不对吗?”

   慕以言直接冷笑:“高考前,我爸在问念安,说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她还在帮你说好话,在夸你。”

   “哟,是吗?”

   林以风一听,笑了起来,“真好啊,慕念安,有眼光,你也是一个有眼光的人。”

   “我当时是没有出声。”

   慕以言说,“不然的话,你的真面目,还能保得住?”

   “什么叫真面目啊……念安认识我,也有三年了。

   虽然不是说天天相处着,但是,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当然清楚了,是不是啊。”

   慕念安笑了起来:“是,以风哥哥虽然嘴上没个正经的,但,他是一个好人,就是油腔滑调了一点。”

   “看看,听听。”

   林以风说,“慕以言,你什么时候能学到你妹妹的万分之一嘴甜,我做梦都笑醒了。”

   慕以言没搭理他,只是看着慕念安:“你一个人在这里?”

   “嗯。”

   “在干什么?”

   慕念安回答:“等你考完试。”

   慕以言皱着眉头:“为什么?”

   他没有让慕念安等。

   爸爸妈妈,也不会让她来校门口守着他,考完最后一堂。

   “我想过来。”

   慕念安说,“反正我在家里,也没有什么事,过来学校这边,等着你考完,我心里也踏实。”

   “既然这样,那么,你为什么躲在学校马路对面?”

   “我……”慕念安的脸一热,没有办法回答了。

   她没想到,自己会被发现。

   这林以风什么眼神啊,太犀利了吧。

   一下子就看到了她。

   其实,她也没什么,就是来学校门口,陪着他一起考试,她会觉得,心里踏实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