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我没有绑架言安希,我今天根本没有见过她!”

   “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一边的林家,看到这一幕,也不敢上来拉扯,只能说道:“玫若啊,要是真做了这么糊涂的事情,就赶紧认错吧……”

   “爸!”林玫若委屈了,“我没有做的事情,我为什么要认错!”

   她今天不过是出去走了走,怎么就成了替罪羊了?

   慕迟曜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看来,不吃点苦头,是不会说真话的。”

   说着,他就拖着林玫若,往外面走去。

   林父见状,连忙拉住:“别,别,慕总,不要带走她……玫若啊,到底做没做,要说清楚啊!”

   “我没有!”

   慕迟曜冷冷的问道:“那有人能证明吗?”

   她脸色一白:“……没有,我今天是一个人出门的……”

   所以,她根本没有证人能证明,她没有去害言安希!

   清新淡绿唯美系女生一双清澈双眼治愈系图片

   “我有办法让说实话的!”

   “真不是我……慕迟曜,不要血口喷人!”

   林玫若知道,自己这一次,是被人陷害了。

   天地良心,她真的没有做过任何伤害言安希的事情!

   她得罪慕家,被罚跪在临湖别墅的事情,才过去几天,言安希就紧接着出事了。

   无论是谁,都会联想到是她做的!

   林玫若绝望的被慕迟曜给带走了。

   *

   言安希坐在墙角里,蜷缩着身体。

   她甚至都不知道,现在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反正这里,就只有一盏老旧的灯,每分每秒都亮着。

   她也不敢睡觉,每次要睡过去的时候,总会把自己给掐醒。

   这些人,也不给她水,也不给她吃的,到底是想要怎么样?

   不过言安希知道,慕迟曜会来救她的。

   虽然,他和她已经没有什么缘分了,但是她心里,总是有一股很坚定的信念,坚信着,慕迟曜会来救她。

   就像那次,她被慕天烨给绑架的一样。

   外面传来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在她门口停下。

   言安希连忙撑着墙壁站了起来。

   是真正出一百万,来抓她的人,来见她了吗?

   即使这个人只出钱不出面,但是总免不了要和她见的,她倒要看看,到底是不是&林玫若。

   是的,言安希也在想,是林玫若。

   因为只有林玫若,嫌疑最大。

   言安希咽了咽口水,紧紧的盯着门口,等待着即将要进来的那个人。

   当门被打开,看到是谁的时候,言安希惊讶的张大了嘴,“啊”了一声。

   “是……居然是。”

   “是我。”何母笑着说道,看起来还有几分和蔼,“慕太太,没有想到吧?”

   “……是何浅晴的母亲?”

   “慕太太这样的贵人,竟然还记得我,也真的是难得啊。”何母说道,“没错,我就是何浅晴的母亲。”

   言安希怎么也想不到会是她,警惕的往后退:“……干什么?把我抓来。……”

   “慕太太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

   何母步步逼近,保养得当的脸上,尽是狠毒的神色。

   言安希后背紧紧的贴着墙壁,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何浅晴的母亲……那么,肯定是不会对她和颜悦色的!现在的和蔼,都是装出来的!

   毕竟,从当初言安希认识慕迟曜开始,何浅晴就没少针对她。

   “……知道是慕太太,还抓我?”言安希故作镇定的说道,“慕迟曜要是知道了,肯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就是因为是慕太太,所以我才抓!”

   “我看就是疯了,和的女儿何浅晴一样,疯了!”

   “还有脸提我女儿?”何母顿时声音就尖锐了起来,好像是被人踩到了痛处一样,“就是害了我女儿……”

   “,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我问!”何母走到她面前,问道,“浅晴在哪里?她到哪里去了?这个恶毒的女人,把她弄到哪里去了!”

   “何浅晴?我怎么知道!”

   “知道的!”

   言安希摇摇头:“我真不知道。”

   “是慕迟曜的太太,怎么会不知道?言安希,要是不如实说,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想干什么?”言安希惊慌的看着她,“不能动我,慕迟曜知道了,不会放过的!”

   “慕迟曜?这个时候搬出他也没有用!说,言安希,把我女儿弄到哪里去了?”

   言安希不停的摇头:“我不知道……”

   她是真不知道。

   但是她记得,何浅晴是在秦苏死的那段时间里,消失不见的。

   言安希明白,是慕迟曜做的。

   她也问过慕迟曜,但是他没说,他不想让她卷入这些事情里面去。

   既然他不肯说,言安希也就没追问。

   何母一提到何浅晴,却越来越失控:“怎么会不知道?就是因为,慕迟曜带人到何家来,把她给带走了。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我也没有见过她。这件事……想要知道,恐怕只有问慕迟曜了。”

   “不用一直搬出慕迟曜来吓我!”何母激动的说道,“我不怕他,我既然敢抓,我就不怕他!”

   言安希挪到墙角,不再和她这样的正面对峙。

   她算是明白了,何母把她抓来,其实是想知道何浅晴的下落。

   想了想,她说道:“这样吧……让我问慕迟曜,我问他,行不行?”

   “问?想耍什么花样?”

   “那我也不知道,再怎么逼问我,我也是不知道的啊!”

   “让受点苦头,就知道为什么了。”

   言安希被她这句话给吓到了。

   受苦头?难道何母还想对她……用刑?

   “说不说?”何母再三问道,“只要说了,我就不在这漂亮的脸蛋上,留下什么难看的疤痕。”

   言安希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敢!慕迟曜迟早会找到我的,到时候,到时候这样对我,他会加倍对的!”

   “那又怎样?我告诉,言安希,我今天,是特意挑了林玫若出门的时候,才对下手的。也巧,也正好出门,省了我不少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