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犹豫了一下,“二人世界?”

   苏菲点头,“嗯,只有你和我,我们两个搬出去住。”

   “以后每个周末,我都可以陪你回来看妈,看大哥。”

   “说真的,住在家里我总感觉别扭。”

   “早上不敢睡懒觉,晚上不敢熬夜,总感觉有人时时刻刻盯着我。”

   “而且,我这个人不喜欢做家务,不会做饭,家里又都是大嫂在忙活,我总看着也不好。”

   “哎呀,我说不清楚,你到底明不明白我想说什么?”

   赵东想了想,“那搬出去之后呢?家务谁来做,吃饭又怎么解决?”

   苏菲早就想好了对策,“家务可以请钟点工啊,每周过来一次,或者两天过来一次。”

   “做饭可以请保姆,要不然点外卖也行。”

   赵东好笑的问,“你就不怕搬出去之后,我欺负你?”

   苏菲咬着嘴唇,“赵东,你舍得欺负我么?”

   俏丽辣妹王婷婷清新街拍

   赵东不回答,又递过一瓣,“张嘴!”

   苏菲乖巧的咬了过去。

   想想又觉着不对,翻了个好看的白眼,“你喂猫呀?”

   赵东笑着,从茶几上抽出纸巾。

   苏菲这一次学乖了,也不伸手,任由赵东帮她擦了擦嘴。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很享受这种被人宠溺的感觉,心思也跟着有些歉疚,“赵东,你会不会觉着我有些无理取闹?会不会觉着我有大小姐脾气?”

   “其实你不答应也没关系,我适应一段时间就好了,你千万别为难。”

   “我不想因为这事,让你跟家里闹得不愉快。”

   赵东说道:“行了,你去上班吧,我等会去跟妈说。”

   “你放心,妈很开明的,不会干涉这些。”

   苏菲有些不敢置信,“你真的答应了?”

   赵东柔声道:“你记住,以后有什么事都跟我说,千万别藏在心里。”

   “剩下的你别管,交给我去处理。”

   苏菲感动的问,“赵东,你为什么这么宠着我啊?”

   赵东失笑道:“哪有那么多理由?”

   “娶了老婆不就是用来疼的,”

   苏菲在赵东脸颊亲了一口,“你真好!”

   赵东含笑,“行了,你要是再不走,我可不舍得让你走了!”

   苏菲吓得一声怪叫,急忙回去收拾。

   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除了宴会,她很少化浓妆。

   略施粉黛,再随便搭配了一套衣服,没多久就收拾完毕。

   上车。

   赵东将人直接送往公司。

   路上,苏菲歪着脑袋问,“晚上你来接我下班么?”

   赵东也跟着笑,“你想我来么?”

   说话的同时,他瞥了眼后视镜。

   苏菲没察觉到异样,略害羞的回答,“我想。”

   赵东平淡点头,“那我就来。”

   借着说话的空挡,他脚下油门轻踩,变换了一个车道。

   苏菲反问,“那我要是不想呢?”

   赵东答复,“那我也来!”

   苏菲好似被蜜糖包裹,“傻瓜!”

   很快,车在苏氏楼下停稳,目送苏菲上楼。

   赵东的情绪由高转低,笑容也渐渐收敛。

   下车,关门。

   五十米外的路边停了一辆黑车轿车,赵东一边走近,一边从兜里掏出烟盒。

   等香烟叼上,人也在车边站稳。

   他敲了敲车窗,“兄弟,借个火!”

   车窗降下。

   驾驶位的男人带着墨镜,脸上还有一个黑色的口罩。

   人也没说话,火机递了上来。

   赵东低头打火,还回火机的同时,突然动手!

   手势凌厉,顺势擒向对方的脖颈!

   口罩男早有防备,扣住赵东的手腕,一个大力的反扭!

   狭窄的车厢之内,两人见招拆招!

   直到最后,两人的双手锁在一处,勉强打了个平手!

   口罩男率先调侃道:“都说温柔乡是英雄冢,这话果然没错。”

   “你身手比以前可差远了,三分钟才跟我打了个平手。”

   “东子,你萎了啊!”

   赵东笑骂,“闫峰,我去你大爷的,老子硬着呢,不服下车比划比划?”

   闫峰摇头,“算了,这是你媳妇公司楼下,把你打的满地找牙不好看。”

   嘴上说着,人还是下了车,摘掉面罩,露出刀锋般的侧脸。

   眼神中的凌厉尽数收敛,看向赵东的目光也多了些久别重逢的感慨。

   相视一笑,两人重重抱在一起。

   赵东拍了拍他的后背,“兄弟,好久不见!”

   闫峰也跟着感慨,“是啊,还以为这辈子见不着你了!”

   没说几句,他将赵东推开,“行了,你这一身的香水味,离我远点。”

   “对了,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赵东笑着,“从我家出来,第二个街口。”

   回到车上,闫峰率先感慨,“你小子行啊,娶个媳妇跟天仙似的,听说还是千金大小姐?”

   “真别说,我要是有这样的女人,肯定也得夜夜笙歌!”

   赵东给他甩过一根烟,“得了吧,我遭罪的时候你是没看见。”

   闲聊着,赵东突然问道:“那边都断干净了?”

   闫峰点头,神色轻松了少许,“干净了,以后孤家寡人,你可得管我一口饭吃。”

   赵东吞云吐雾道:“我这管吃不管饱,管饱你得找大熊,天州他比我的面子大!”

   闫峰骂了句,“行了吧,你这才退伍多久,奔驰都开上了,还跟我低调?”

   “怎么着,真怕我赖上你啊?”

   话锋一转,赵东说起正事,“人你刚才看见了?”

   闫峰点头。

   赵东也没多说,“那这段时间就辛苦你了。”

   “别人我信不过,剩下的几个兄弟,婚礼上都露了面。”

   闫峰声音低沉,“什么来头,敢动你的女人,不想活了?”

   赵东随意道:“有钱有势,反正挺麻烦的。”

   “对了,提醒你一句……”

   闫峰打断,“放心,我明白,身份不一样了,得注意分寸。”

   “不过等这事忙完了,喜酒你得给我补上。”

   赵东也没说多,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管够!”

   说着,他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

   闫峰瞥了眼,“什么意思?”

   赵东解释,“亲兄弟明算账,这钱你要是不收,我找别人!”

   闫峰笑了笑,“收啊,干嘛不收?”

   “老子来天州不就是来吃你这个大户?”

   赵东没多说,“你回来的消息,我暂时没告诉别人,你委屈两天!”

   “行了,有事给我打电话,那我先走了!”

   一切安排妥当,赵东这才下车。

   说心里话,他是真想好好放松一下。

   可是不行,婚礼虽然忙过了,手上还有一堆烂摊子!

   有些债,也得清算清算一下。

   要不然的话,他也不至于这么小心谨慎。

   有句老话说得好,赶狗入穷巷,不得不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