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你宁家对待恩人的待客之道?”方凡冷冷说道,并没有立马做出动作而是静观其变。

   “恩人?恩人就是拐走我孙女的心吗?我宁家的女孩子的婚姻永远她们自己做不了主都需要我们老一辈做主的。

   你的到来差点打破了我宁家千年的传承。”宁大爷老狠狠道。

   “老顽固,难怪宁家会越来越没落,现在是什么时候还在用那古老的一套,你不觉得特别搞笑吗?”方凡冷笑道。

   “这一点不需要你操心,你现在给我马上滚,我就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不然你就永远呆在宁家吧。”

   “哦,我三年不回,你们宁家什么时候有如此本事了呢?”方凡冷笑一声。

   刚想气势压下去的时候,只见一道声音急切道:“大哥,你就这样对待救你的恩人方凡小友吗?

   当年要不是方凡小友还有你的命吗?”接着宁三爷出现了,后面紧跟的是宁四爷。

   两人一到来就怒视着宁大爷,宁大爷尴尬的脸红了红,但随即心一横道:“老三,老四,这里轮不到你俩说话,你们可以去好好休息了。”

   说完朝两边的护卫使了一个眼色,护卫立马向宁三爷和宁四爷围拢过来。

   宁三爷和宁四爷见到这一幕宁三爷脸气得通红道:“好,你个老大。”然后看向方凡道:“方凡小友真对不住了。”

   说完两人连忙匆匆的离开了,此地已经没有任何脸面呆在这里了。

   清迈外景美女清爽泳装写真

   “没事的,两老不必自责呢。”方凡对着两个离去的背影大声道。

   “哼,方凡,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再不说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宁大爷冷声道。

   此时的宁大爷的异常愤怒的,一个最爱的宝贝孙女,竟然为一个男人违背了他的意愿,这让他的地位和面子受到了极大的扫地。

   方凡一来,他没动手,他就认为够对得起方凡,而方凡现在的表现让他下定决心留下方凡。

   “就看你有没有那本事。”方凡说完他的威压疯狂压向宁大爷,宁大爷立马感觉到死亡的威胁。

   顿时十分后悔,明知道方凡不是他能够对付的,现在只有祈求内门宁家能够对付他了。

   “救我。”他拼了命喊出这一句,然后感觉自己声上的气势一轻,他就完全摆脱了方凡的威压。

   连忙后退好远,而在他站的地方一个中年人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方凡。

   “多些宁无极兄。”宁大爷立马感谢道。

   “你我皆为宁家,不必这样。”说完冷冷看着方凡道:“小子,宁家可不是你来撒野的地方哦。”

   “哦,是吗?我在想宁大爷有什么本事敢对付我,原来你们内门出现了,难怪那么大的底气。

   但是你觉得有用吗?今天最好给宁梦彩正名,然后给我把她的坟墓好好修整一番。”方凡感受了宁无极的气息,就不再关注而是对宁大爷说道。

   宁无极见方凡对自己无视,顿时笑呵呵道:“很久没有见到这么有意思的年轻人了。”说完一掌直拍方凡。

   见方凡没有反应过来,脸上立马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偷袭成功,管你如何天骄在我偷袭之下必死。

   方凡却忽然对他微微一笑,他脸色立马大变,嘴里叫着:“不好。”可惜晚了。

   只见一只拳头轻易破碎了他的掌印然后打在他的胸口上,他退后了好多步才站稳,地上被他踩出了一个深深的坑。

   四周围住方凡的人都大吃一惊,这宁无极好强,比他们老祖宁不毁要强太多了,可依然不是方凡的对手。

   这次踢到铁板上了,怎么办?不光这群人在想,宁大爷额头直冒汗也在想。

   方凡一招得手,然后就慢慢走向宁无极道:“叫你们宁家内宗最强者过来,你太弱了。”

   本来嘴角的血迹已经擦干的宁无极听到方凡这句话又一次狂吐血,然后冷冷道:“我怕你承受不住他的怒火。”

   “是吗?那我更应该试一试呢。叫吧,我等着,不然你没有用我就送你见阎王哦。”方凡淡淡说道,好像是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一样。

   “好,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宁无极冷笑道,就要吹响口哨却听一道声音传来道:“无极别吹了,我来了。”

   说完一个老者过来,老者的头发胡须皆白,他微笑的看着方凡道:“阁下就是不毁侄儿经常说的方凡?”

   “嗯。”方凡见老者态度不错,为了不扫他的面子,只好淡淡道。

   老者完全没有在意道:“在下宁无痕。”

   方凡一听淡淡笑道:“听闻不毁兄说宁家有两大高手,昊天无痕,天地立变。”

   宁无痕听到这个笑得更加开心了道:“方小弟过讲了,那都是别人抬举给面子才如此说。

   不知今日方小弟来此何事?”

   方凡一听这话认真打量了宁无痕的眼睛,似乎他真的不知道,于是笑了笑把自己所说的要求说了出来。

   “是吗?真对不住方小兄弟,无极立马按照方小兄弟说的去做,宁乐你去面壁思过3年。”

   宁无极和宁大爷一听这话没有任何反对乖乖的道:“是。”

   “方小兄弟似乎还满意?还有其他要求?如果有现在提出来,我们立马做。”

   方凡再次看了看宁无痕,本来自己过来是准备大打一场的,那知道虎头蛇尾,不过人家既然给你面子,自己也退一小步道。

   “没有任何问题,那个宁大爷就给我关过10年吧。”

   本来对于3年之久还在心里咒骂宁无痕,结果听到方凡这话差点晕了过去。

   还好宁无极在旁边扶着,不然就要摔到。

   宁无痕见到这一幕破口大骂道:“宁乐,没用的东西,刚方小兄弟说的话你听到没有?记得10年,少一天都不行。

   无极你给我监督好,如果出了问题我就找你。”

   宁无极听到这句话心里在苦笑,真坑啊,躺着都中枪。

   等两人都走后,宁无痕望着方凡,希望从他眼里得到点什么,却见方凡眼里波澜不惊。

   “方小兄弟,现在…………”

   “嗯,谢了。”方凡露出微笑道。

   见方凡露出微笑,宁无痕那颗心也放了下来,自己刚从横山派内门太上老祖那里得到这方凡的消息。

   知道自己绝不是方凡的对手,如果自己不及时回来,发生了更严重的冲突的话,自己这宁家今天恐怕就要消失在华夏了。

   想到这就有一阵后怕也连忙道:“方小兄弟,来边走边说。”

   说完亲自领路,带着方凡进入了内宗。

   “听说方小兄弟参加了这次钓界探索?”宁无痕试探性问道。

   “哟,没想到宁无痕兄消息这么灵通的,对,我也参加了这次钓界探索。”方凡没有隐瞒道。

   宁无痕一听,脸上立马露出喜悦之色道:“太好了,实在太好了,这次可否跟我们宁家一起进入?”

   “非常感谢,我已经答应了叶战兄,真是对不起。”

   “没关系,只要方小兄弟到时候在里面照顾我们宁家一二,我宁无痕就特别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