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郁晓曼开口,吴梅端了一杯热水走了过来,“你们先出去,我一个人跟她聊聊。”

   苏晴怕两人吵架,急忙将人拦住,“梅姨,今天这事真的不怪我姐,是我没有处理好自己的情感,是我招惹的熊晨。”

   “你要打要骂尽管冲着我来,姐姐今天已经够委屈了,你不能”

   吴梅目光难得软化,“苏晴,不枉小菲掏心掏肺的对你好,你放心吧,我不会跟她吵架的。”

   “带着你晓曼姐在外面坐一会,我来处理这事。”

   苏晴犹豫片刻,这才将信将疑的点头。

   等两人离开,吴梅隔着门缓缓开口,“我能进去么就我一个人。”

   片刻后,房门打开。

   苏菲像是哭过,凌乱的发丝,微红的眼角。

   开门的时候虽然刻意遮掩,但还是被吴梅发现了端倪。

   苏菲缓了口气道:“我没事,让我一个人待会就好了。”

   吴梅递过水杯,拉着她的手感叹,“你这孩子,就是性格太要强了,什么事都喜欢自己一个人扛着”

   她的眼睛会笑眉眼弯弯的可爱少女

   “你知道我不喜欢赵东,哪怕在他那受了什么委屈也从来不肯跟我说。”

   “可你也不想想,我是你小姨,就算我再不喜欢赵东,只要你铁了心,我最后不也顺着你了”

   苏菲摇摇头,“我真没事,公司怎么样了”

   吴梅叹了口气,“还能怎么样”

   “压力很大,现在急需资金救市”

   “苏浩刚才给马家那边打了电话,借了一笔款项过来,算是解了燃眉之急,但也仅仅是杯水车薪”

   “就像田秋雨说的,这一次只是警告而已,三点之前拿不出说法,情况肯定会更加糟糕”

   “现在不少管理层都在表态,让苏家把你交出去,让你把位置让给苏浩”

   “这些白眼狼,他们也不想想看,要是没有你苏氏早就垮掉了,哪里还能撑到现在”

   苏菲一个人走向窗边,站定脚步后这才自嘲道:“不怪他们,刚才确实是我没控制好情绪。”

   “晚些时候吧,如果还想不出办法,我就跟董事会递交辞呈,希望能够堵住田家的嘴”

   吴梅从后面跟了上去,语气激烈的问道:“你以为递交辞呈就有用”

   “田秋雨刚才明明是故意激怒你的,难道你就一点看不出来”

   苏菲咬着嘴唇,“看出来了,可我不想被她小看”

   “苏氏能有今天不容易,我也不想连累家里。”

   “不管今天这么做有什么后果,我都愿意一力承担”

   “如果二叔那边真的有什么说法,你别拦着,顺着他来就是了。”

   “苏浩身上虽然劣习不少,但守住目前的家业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更何况苏氏现在的发展已经进入了正规,剩下的只是资金问题,只要解决了资金链,接下来的问题不大。”

   “只要你盯牢马思慧,苏氏就不会出太大的问题”

   吴梅怒火渐起,“为了苏氏,你努力了这么久,也坚持了这么久,就这么白白给别人做了嫁衣你甘心么”

   “苏氏的产业有很大一部分是你母亲当年的心血,你就这么放弃了”

   苏菲自嘲,“不甘心又能怎么样,刚才田秋雨说的你也听见了。”

   “在那些真正的豪门眼里,我哪有还手的资格”

   “人家上位者随便一句话,就能毁掉我一直以来的努力和坚持”

   吴梅的情绪忽然激动,“所以说,你今天赌上了一切,还是为了他赵东为了给他赵东争口气为了不让人小看他赵东的女人”

   “苏菲,他赵东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付出这么多”

   苏菲双手紧紧攥着水杯,白皙的皮肤之下,骨节隆起,血管分明,就连喉咙也被一股热浪堵住

   见苏菲坚持,吴梅也不好追问。

   片刻后,她重重叹了口气,“你啊,跟姐姐当年真的很像”

   苏菲转头,脸上露出一副女儿姿态,“很少听你提起妈妈,当年她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

   吴梅陷入回忆,片刻后一声感叹,“吴家当年最优秀的女人,璀璨,耀眼”

   “跟吴家所有的女人一样,注定要为情所伤,为了爱情可以付出一切。”

   “一旦认准了一个男人,就会不计代价的对他好,哪怕最后落得个遍体鳞伤”

   苏菲咬着嘴唇,犹豫片刻问道:“你呢”

   吴梅被她问的一愣,“我”

   下一刻,她忽然反应过来,“你是想说我跟你父亲”

   苏菲认真点头,“其实结婚之后,我忽然想明白了很多事,尤其是男女之间的感情,不能完用对错来衡量。”

   “以前我对你和父亲之间的关系有偏见,也说了很多不知轻重的话。”

   “其实我早就想告诉你,我已经放下了,如果你真的喜欢他,不用考虑我的感受,更不应该顾及外人的看法”

   “你跟了他这么多年,也为苏家付出了这么多,苏家应该给你一个名分”

   吴梅轻轻撩动苏菲的发丝,“只要你能过的幸福,我就已经很欣慰了,不要搀和我和你父亲的事,大人的事你不懂。”

   “既然说到这了,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苏菲转头,脸色忽然严肃起来。

   吴梅破天荒的吐露心声道:“不管你父亲现在在做什么,也不管他将来要做什么,不要误会他,他是真的很爱你的妈妈。”

   苏菲脸色变化,总觉着吴梅话里有话。

   不等她追问,吴梅已经改口,“小菲,如果因为今天这事,可能会让你丢掉一切,你会后悔么”

   苏菲坚定摇头,“我不后悔。”

   “我相信处在同样的境地,赵东会为我付出的更多”

   吴梅伸手抚摸苏菲的脸颊,片刻后一声感叹,“傻孩子。”

   说完,她转身就走。

   苏菲愣了一下,“你去哪”

   吴梅脚步微顿,“我去找赵东聊聊,放心,我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与此同时,田秋雨坐在汽车的后排,目光落向窗外,脸色的神色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阿良一边开车,一边问道:“秋雨姐,咱们现在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