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三天,就三天,我一定会将毒物给带回来。”蔡廉堂跪着,像凤九儿磕了磕头。

   “女侠,要是我这一次能捡回一条命,请答应以后让我跟着。”

   “天下居然有剑术如此快的女子,真的出乎了我的意料。”

   “那位公子的剑术,也是一绝,要是我能学个毛皮,也不枉此生了。”

   “蔡老大,是吧?”凤九儿看着蔡廉堂,蹙了蹙眉。

   “现在,似乎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既然知道毒物在哪,马上去准备。”

   “不妨告诉,我不单剑术可以,医术也不差,不想死,别试图想着尝试解毒。”

   “不会。”蔡廉堂扶着桌子,站了起来。

   “三天之后,我在什么地方找?”

   凤九儿环视了四周一眼,挑了挑眉:“就在这里吧,环境不错!”

   “大侠,不要听他们的,不要放他们离开,他们一走,们就被伏击了。”蒋洪生大喊道。

   他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局面,要是蔡廉堂和秦安卓顺利离开,他能逃吗?

   复古文艺范的极品美少女私房

   “管好自己再说。”凤九儿微微勾了勾唇,站了起来。

   “走吧,吃饭去,饿。”丢下一句话,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剑一收回剑,跟了上去。

   张志承虽不解,但,在回头看了一眼之后,还是收回剑,走了。

   蒋洪生看着离开的两人,立即站起,追了上去。

   “大侠,带我走,我能帮上忙,大侠,带我走。”

   “张老弟,我是洪大哥,玲玲还在等着咱们回去,千万不要丢下我。”

   张志承还没来得及离开厢房,前面出现了一人。

   高大壮实的秦安卓站在他面前,怒视着他。

   “蒋洪生,这个怕死鬼,居然敢出卖我们?我看,是活得不耐烦了!”

   话语刚落,秦安卓将手中抡起的凳子,用力敲向蒋洪生。

   “龙大夫,觉得蔡廉堂的话可信?”离开时,张志承问道。

   “不相信我的药?”凤九儿上马,侧头看了一眼。

   “当然不是。”张志承也一跃,上了马。

   今天,凤九儿给了他太多的意外,他也不再怀疑这个女子的能力。

   “龙大夫,谢谢!走,请用膳。”

   “好。”凤九儿微微勾唇,驾着马离开。

   他们并没有回寨子,而是传书回去,招来了不少人。

   但,要带回去给老当家的药,凤九儿并没忘。

   第二天,蔡廉堂和秦安卓召集了人马,往黑潭的方向出发。

   凤九儿早就做好了准备,在他们出发之后,和兄弟们一起跟了上去。

   和她一起的人,除了剑一,还有凤江和乔木。

   林子中的战斗,打了一天一夜,还没消停。

   凤九儿等人,也没有插手,只在外围处,扎营等待消息。

   反正是这些人捅出来的篓子,没必要浪费自己的力气。

   夜幕降临,山边的草原上,安静得很。

   深秋了,有点寒,却还是能时不时听见虫鸣的声音。

   凤九儿,剑一,凤江和乔木,四人议事之后,才刚分开一会儿,凤江又来到凤九儿和乔木的帐篷外。

   “九儿,我要进来了。”凤江的声音,在外面传了进来。

   “进来吧。”坐在地上收拾药材的凤九儿,连头都没回。

   乔木本已躺下,听见凤江的声音,有点不自然地坐了起来。

   凤江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他进去之后,目光不过是在凤九儿身上扫过,便看着乔木。

   凤九儿自知三皇兄不是找她,也懒得理会。

   “乔木,方便出来一下?”凤江看着乔木,嘴角微扬。

   “不方便。”乔木丢下一句话,双手抱着脑后,躺下。

   “若是不出来,我进来陪睡亦可。”

   话语刚落,凤江大方走了进来。

   “乔大大,还是出去吧?我还没成年,们少在这里做儿童不宜之事。”凤九儿吐糟。

   她发现自己的三皇兄,从不喜欢开玩笑。

   就比如他说要睡某某,他就真的去了,当然,除了睡觉,还有没有什么,凤九儿肯定不知道。

   乔木有点不耐烦地坐起,扫了靠近的凤江一眼。

   “到底要做什么?”

   “陪我聊聊天,我睡不着。”三皇子来到乔木跟前,单膝下跪,牵上了她的手。

   “别!”乔木甩开了他的掌,“我困了,要睡觉。”

   “好,我陪睡。”凤江转身,在乔木身旁坐下。

   乔木瞪着身旁的人,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包先生,别逼我。”

   “我没有。”凤江一脸无辜地摇摇头,“我真的只想和聊聊天,没有多想。”

   凤九儿被自己三皇兄那可爱的话,给逗笑了。

   她怎么觉得,三皇兄是在挖坑,让乔小小跳呢?

   乔木看看凤九儿,反牵着凤江的掌:“走。”

   她才站起,便放开了他的掌。

   凤江的掌却没有闲下来,提起,搭在乔木的肩膀上,将她搂进自己。

   “九儿,咱们出去一下,对了,剑一说今晚要守着,那我和乔木就不过来打搅了。”

   凤江看了看凤九儿,如沐春风地抱着乔木,举步往外。

   “说什么?”乔木回头看着哈哈笑的凤九儿,有种想将凤江撕了的冲动。

   “九儿,别听他胡说,我们真的没什么,九儿……”

   乔木话还没说话,被凤江用强的搂着出去。

   帘子掀开,又被放下,乔木用力推了凤江一把。

   凤江被推着往外走了两步,但,他一点都不迟疑,伸手握着乔木的手臂。

   两人转身,向后游走了几步,往悬崖顶而去。

   “到底要干什么?”乔木往下看了一眼,只能搂着凤江的腰。

   “聊天。”凤江的答案,从来没变。

   就这般,他牵着乔木,上了一处平台。

   平台上,放了一张毯子,毯子前,还有茶水,果子和甜点。

   “坐。”凤江牵着乔木,和她一同面向草原,坐在毯子上。

   “这地方,我找了很久,喜欢吗?”

   乔木抬眸一看,就连火气也瞬间消了。

   不看不知道,原来这个地方这么美,真的很美!美得出乎了她的意料。

   乔木看着草原上,一闪一闪的小东西,激动地伸出双手,捂住了唇。

   她从来不知道,在这些荒山野岭,都有这么美好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