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晨最先回头看,马路尽头有几辆炸街族,一字排开的驶来,大灯雪白耀眼。

   年轻人嘛,有点爱好没什么,可周边都是居民区,安安静静,又正是睡觉的节点。

   这个时候出来炸街,多少有些不道德。

   对于这些喜欢机车和声浪的小年轻来说,根本顾不上那么多,只要足够酷炫和拉风就可以了!

   几辆机车一字排开,每辆车的后座都载着一个身材火辣的热裤少女。

   雪白的长腿暴露在夜色中,极度吸引眼球!

   熊晨喝了点酒,酒气上窜,骂骂咧咧道:“这帮小屁孩,太不道德,哥们也喜欢玩车,可哥们从来不在市区惹麻烦,太没规矩了!”

   赵东提醒了一句,“行了,明天还有正事。”

   熊晨点点头,张罗道:“走走走,回去睡觉,养精蓄锐!”

   说话的功夫,几人走上了斑马线。

   结果刚刚走到路中央,几辆机车并排驶来!

   看见马路中央的行人,他们竟然没有丝毫减速避让的意思!

   英姿飒爽的剑道少女实力撩妹

   有的闪灯,有的鸣笛,有的怪叫呼啸!

   赵东三人下意识定住!

   机车呼啸着从他们前后擦过!

   其中还有一辆,炫技一般,故意从他们中间穿过!

   车速很快,带起的风浪打在脸上,让人很不舒服!

   这下别说熊晨,就连赵东都被勾出了火气!

   市区飙车就已经是没有公德,还拿行人练胆?

   这已经不能用没道德来形容了!

   熊晨没忍住脾气,张嘴就骂了出去。

   他嗓门大,声音传出好远。

   赵东搂着他的肩膀,调侃道:“跟一帮孩子计较什么,你当年也没少干这种事吧?”

   熊晨提醒,“哥们很有品的好不好!”

   说着话,三人已经来到路边。

   没走多远,酒店就近在眼前。

   结果没成想,机车声浪再度从身后迫近!

   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一辆接着一辆在他们面前停稳,也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一共五辆车,下来十个男男女女,都是十七八的年纪,最小的可能才十四五岁!

   不用想,肯定都是有钱人家的小孩。

   要不然的话,也玩不起改装的机车。

   领头的男孩摘掉头盔,露出一张稚气未脱的脸庞,嚣张问道:“刚才是谁骂的人?”

   赵东跟其他两人对视了一眼,略有些无奈。

   他们本来也不愿意惹麻烦,结果没成想,人家反倒找上门了!

   赵东知道,以熊晨的脾气,要是让他开口准保茬架。

   他自己也不愿意搭理这帮小孩,干脆就给了老六一个息事宁人的示意。

   老六笑着上前,一副和事佬的口吻,“几位小兄弟,我哥们喝多了,没多大点事,去玩吧。”

   都是一群半大少年,老六三十好几,喊他们一声“小兄弟”再合适不过。

   可对方却丝毫不领情,张嘴就骂,“你个老杂毛,喊谁小兄弟呢?”

   “管好你朋友,以后猫尿喝多了,就在家里搂着媳妇看电视,别特么出来丢人!”

   熊晨本来就压着火气,听见这话,一句脏话就骂了出去!

   领头的小孩眼神半眯,他就是刚才骑车从中间穿过的机车手。

   今晚追到了一个新的女朋友,正准备出来炫耀一下,结果没成想被路人给骂了!

   既然敢找回来,肯定就是找茬的意思!

   眼下见熊晨开了口,他一脚就踹了出去,刚好踹在熊晨的右腿上!

   因为对方年纪小,熊晨没防备,也压根没想到对方会动手,再加上喝了酒,反应慢了半拍。

   一不留神,被对方踹的一个踉跄!

   老六脸色当时就难看下来,可还不等他开口,眼前已经闪过一道黑影!

   动手的是赵东!

   还回了一脚的同时,扯着衣领就把对方给扯到了近前!

   赵东本来也不愿意惹麻烦,可这帮小孩太没规矩,也触碰了他的逆鳞!

   熊晨右腿有伤,里面有一个弹片,至今没取出来!

   那是一次任务中,熊晨为了救他留下的!

   熊晨自己调侃,这是守护国门的功勋章!

   虽然是无心之过,可是用生命换来的荣耀,什么时候轮到这帮小兔崽子糟践?

   男孩没想到赵东身手这么好,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抓在了手里。

   他试着挣脱,“孙子,你想干嘛?”

   赵东二话不说,抬手就甩了一个巴掌,“你家里就是这么教你跟大人说话的?”

   “啪”,响声回荡在空旷的街道上。

   男孩面子挂不住,又骂,“你特么找……”

   赵东反手又是一个巴掌!

   两个巴掌轮下来,不光把这个男孩打蒙了,也把其他人打醒了!

   一众少男少女骂骂咧咧,把三人围在了中央!

   赵东举目环顾,冰冷的气息让他们下意识闭了嘴!

   转头,他盯着男孩提醒,“大马路上飙车,不仅影响别人休息,还差点撞到行人!”

   “一点公德没有,骂你两句怎么了?”

   “那是你们活该!”

   “你还恶人先告状?”

   “要不是我明天有事,非得给你个教训!”

   男孩心里不服气,可是被赵东此刻模样吓住,愣是一声不吭!

   熊晨最开始上了酒劲,眼下见赵东替他出了气,心里的那点火气也就跟着消了。

   他知道赵东动怒的原因,心中感动。

   再说了,对方是一群半大少年,也不可能真的跟他们起冲突。

   熊晨眼眶微红,上前劝了句,“东子,算了,我没事!”

   赵东紧了紧对方的衣领,“道歉!”

   男孩面子挂不住,可又觉着赵东不像是一般人。

   嘴上没绷住,下意识的开口,“对不起……”

   赵东将他松开,扭头看了一眼,“你没事吧?”

   熊晨掸了掸裤腿,“没事。”

   说着,他看向一帮少年,“行了,回家去吧,以后这么晚别在马路上飙车!”

   “爱玩车找个没人的地方,随便撒欢都没人管你。”

   “这里毕竟是居民区,你们第二天不上学,别人第二天还不上班?”

   “行了,散了散了!”

   原本以为麻烦就这么算了!

   结果没成想,正说话的功夫,夜色中又驶来一辆大红色的机车。

   来人同样是个少年,一身紧俏的黑色机车服,平添几分成熟。

   摘掉头盔,露出一张俊俏脸庞。

   明显的叛逆装扮,深紫色的眼影,大红色的唇彩,耳边挂着一排耳钉!

   一头短发,皮肤白的耀眼。

   稚气未脱的年纪,却多了几分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成熟!

   看不出来男女,有些中性的气息。

   来人甩了甩头发问,“怎么回事?”

   赵东看见这人,立时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