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千枫说道:“那场晚会,我没有去参加,我父亲昨天晚上病情忽然又恶化了,所以一直在医院里照顾他。”

   听到他说起墨父住院,言安希心里一片坦然,没有一点想要关心的意思。

   不是她冷血,而是因为,墨家对她做的事情,让她永远都不会原谅。tqr1

   “那是的家事,和我没有什么关系。”言安希说,“来找我,就是想确认,我是真的被抓回来了吗?”

   “安希,要知道,我是最不愿意回来的那一个人。就应该离慕迟曜越远越好!”

   “不是我主动回来的。是慕迟曜找到了我,把我抓回来的,我难道不想离得远远的吗?”

   墨千枫一怔:“是他把找回来的……”

   “对。我逃不了。”

   “安希……”墨千枫说,“和慕迟曜离婚,马上离婚,然后我娶,和我在一起,我不会再让受任何的委屈!”

   “我们?”言安希笑了笑,“我们之间,有太多的事情了,家恨情仇,是跨越不了的。”

   “我已经在着手,把言家曾经的公司,从墨氏集团抽取出来,还给了。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安希,等我。”

   “墨千枫……这样做,也解决不了什么的。”

   岸边 慵懒睡姿

   “我还和林玫若,在解除婚约了。”墨千枫又说,“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想要挽回!”

   言安希看着他,看着这个她曾经以为要白头到老的人,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

   “不可能了,晚了。和林玫若不会解除婚约的,这个婚约不是想解除就能解除的。的公司……还是好好打理吧。”

   “安希!我只是想一切都回到最初的起点,这样就能回来了。”

   墨千枫情真意切的说着,眼睛里都是真诚。

   “可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去了国外!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和林玫若订婚的消息传遍城!的父母,做的那些事情,我永远都不会原谅!”

   “但是现在在慕迟曜身边,会过得更加难受!”

   “那我也不会想要回到从前。”言安希说,“从前已经是过去式了,我们要向前看。”

   墨千枫的手从她肩膀上滑落下来,感觉力气被她这一句话,瞬间都给抽干了。

   “安希,不管我做什么,哪怕我竭尽力,把一切都恢复到以前那样,也不会回到我身边吗?”

   言安希看着他,心里划过一丝不忍。

   但她还是点了点头:“是的。而且,不可能恢复到以前那样。我已经嫁人了,物是人非了,墨千枫。”

   墨千枫看着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她:“我做了这么多,还是没有打动……”

   言安希叹了一口气;“墨千枫,我们已经错过了。我希望不要再这样了。林玫若是真的爱,的公司也在上升期,该好好的发展,不要任性。”

   她是为墨千枫着想。

   再说,她也不想再去投入任何一段感情里面了。

   墨千枫听到她这句话,忽然就欣喜若狂:“安希,这是在为我考虑?还是爱我的,对不对?心里还是有我的,不然,不然……”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就想要把言安希再次拉进怀里。

   言安希看见他这个动作,连忙往后退。

   这里是在年华别墅门口,她还是尽量的和墨千枫保持距离吧。

   不然,慕迟曜和她生气倒是没关系,他要是牵连到墨千枫身上去,那就不好了。

   结果,言安希忽然看见墨千枫双眼猛然睁大,满脸的惊骇:“安希!小心!”

   她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被墨千枫的反应给吓到了,呆愣愣的站在原地。

   后面响起刺耳的刹车声,墨千枫扑上来抱着言安希,转过身来,把她牢牢的护在怀里。

   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完让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言安希也是懵的。

   她僵了一下,眼神惊恐,从墨千枫怀里,探出头来,往后一看,顿时又倒吸一口凉气。

   只看见一辆白色的宾利,险险的停在墨千枫身后。

   车头离墨千枫,大概只有三十厘米的距离。

   而墨千枫抱着她,把她护在身前,车子完是冲着他来的。

   四周一片寂静。

   好一会儿,墨千枫才睁开眼睛,先是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人:“没事吧?”

   言安希摇了摇头,轻轻的挣脱了她,脚步有些虚浮,站不稳的感觉。

   她完没有想到,身后会突然开过来一辆车。

   墨千枫转过身去,看着宾利车的驾驶室,重重的皱起了眉头:“玫若?”

   林玫若握着方向盘,头发凌乱,一脸的惊魂未定,看着墨千枫和言安希,也傻了。

   言安希一听,也往驾驶室里看去,发现……还真的是林玫若。

   林玫若顿了几秒之后,马上打开车门,慌慌张张的下车了。

   她踉踉跄跄跑到墨千枫面前,一把扑到他身上:“千枫,……没事吧?刚刚,吓死我了。”

   墨千枫双手扶住她:“没事。玫若,……怎么……”

   墨千枫的话还没说完,林玫若急急忙忙的说道:“我刚刚,我是想踩刹车的,可是一急,一紧张,我踩了油门,我……”

   她一副话都说不利索的样子,紧张的想要解释。

   “我……千枫,知道的,我开车一直都笨手笨脚的,我完没有任何的想法,我只是踩错了油门而已,还好我及时踩急刹,不然……”

   林玫若回想起刚刚那一幕,心里一惊。

   她看见墨千枫和言安希在一起,心里就不高兴,这一不高兴,脾气就上来了,只顾着看两个人的身影,注意着一举一动。

   但是她绝对没有任何要害言安希的想法。

   撞死言安希?

   林玫若还没有傻到这个地步,傻到当着墨千枫的面来害言安希。

   她连忙回头看着言安希,看在墨千枫的面子上,倒是很快道歉了。

   “对不起,言安希,我不是故意的,让受惊了。”

   言安希顿了一下,然后摇摇头:“没出什么事就好。”

   “嗯,希望不要往心里去,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林玫若说着,却暗暗的咬了咬牙。

   刚刚那样的情况下,墨千枫竟然奋不顾身,第一时间把言安希护在怀里,只想救言安希!

   哪怕,墨千枫自己可能会被车子撞到,甚至……可能会死。

   他对言安希的感情,竟然这么深!

   言安希没有说什么,墨千枫却是说道:“玫若,这样开车可不行。刚刚要是没有急刹,会出多大的事情,知道吗?”

   语气里满是责备,神情也很严肃。

   林玫若看着他,眼睛里有了泪光。